图片 1
热点汇总

22岁的明佳新在四川成都华西医院去世

  明佳新的哥哥叫做崔新明,两人跟了家族长辈不同的姓氏。崔新明介绍说,自己和明佳新出身于四川的巴中南江县的,父母都是农民,自己常年在北京打工,这次是因为弟弟才赶到四川的,没想到会出这样的悲剧。

  

  20天前,被四川当地媒体爆料说,只练过一个多月的明佳新参加了一个名为MonsterPWC的比赛,结果36秒就被对手王皓然一脚KO,直接送进了医院。虽经历经2周半的抢救,但是明佳新没有醒过来。

  从11月30日出事进医院,明佳新就没有醒过来。崔新明说:“他这些天一次都没醒过来,转院到华西后,也是一直在ICU里,今天早上9点16分,医生宣布他没了,我母亲当时就哭,哭了好几个小时。具体的死亡原因还不知道,我听说是参加比赛伤得太重,救助时间太长不及时,导致脏器衰竭。但是具体原因还要等尸检报告才能知道。”

  在今天傍晚采访了明佳新的亲哥哥,听他谈了弟弟去世的一些情况。

  12月20日,22岁的明佳新在四川成都华西医院去世。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此离去,引起了社会舆论以及对擂台赛事的思考。

图片 1
明佳新参加了一个名为MonsterPWC的比赛

  在接受采访中,崔新明长吁短叹,他说:“我弟弟是西南财经大学的大二学生,父母都是农民常年在工地上打工的,培养一个大学生不容易,这些人就是欺负我们是农民……”

  在这件事情出现后,业内人士认为,明佳新的教练对自己的拳手缺乏保护意识亦难咎其责。崔新明说,这位叫做吴霸川的教练一次都没出现在医院,“只听说他被拘留24小时后就放了。目前拳手王皓然、赛事主办方四川野蛮怪兽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的法人和推广方XX时代公司的法人被公安机关控制着。”

  ICU的费用相当昂贵,那么肇事方他们没有垫付一些救助费用么?崔新明告诉说:“几个方面一起垫付了大约11万人民币,就我所知,王家的母亲给了1万、主办方给了5万、场地方给了1.5万,还有那个推广方XX时代也给了4.26万元,就这么多,但是ICU的费用最开始一天是2.5万人民币,后来转院后,差不多是2万人民币一天,我们已经花了40多万了。”

  最后,崔新明表示,自己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,只能相信公安机关的调查,“希望最后能够给我弟弟一个公平公正的交待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